会道网
人文社科学术信息平台

过半科研人员经历过骚扰和歧视,44%的研究人员杂务缠身无暇科研

英国Wellcome基金会做了一项调查。在经过94次定性访谈、4场研讨会后,他们从4000多位研究人员的线上定量调查中发现,不健康的竞争、过大的压力、频繁出现的骚扰和歧视、自以为是的老板和学术之外的各种杂事充满了全职学术研究人员的世界。

参与调查的研究人员绝大多数在英国工作,覆盖生物医学、人文社科、工程技术等各个领域,从入门级的博士生到职业生涯中后期的研究者都有。

竞争、压力、不安成为主流

在这份调查中,研究人员们最常用的形容科研文化的词是Competitive(竞争)、Collaborative(合作)、Pressured(压力)和Insecure(不安)。

总之只有33%的人对他们所处的科研文化用了积极的词汇来形容,55%的人用了各种消极词汇来形容。

就具体的竞争状况而言,78%的研究人员都认为过于激烈的竞争让科研环境变得更糟糕了。

甚至,还有一位博士后说,如今的科研文化再不改变,除了个别天才之外,优秀的人都已经离开学术界,去工业界了。

另外对于学术研究非常重要的创造力方面,虽然研究机构都看重创造力,但创造力总会被议程、影响等各种因素抑制,75%的人都认同这一点。

最后,研究人员们所期待,他们的文化应该是Supportice(支持)、Collaborative(合作)、Creative(创造力)、Secure(有安全感)的。

杂事侵占研究时间

不追求创造力也就罢了,毕竟有各种学术KPI压着,但相比其他一些杂事,这些研究人员的单位往往更不注重研究质量,出现本末倒置的状况。

有39%的研究人员认同他们的工作环境阻碍了他们进行研究;43%的研究人员说他们单位只看重指标,不怎么看重研究本身的质量;44%的研究人员觉得自己身上的其他职务太多了,导致没时间做研究工作。

一位研究人员就对此有大为吐槽:

你得当老师、当科学家、会算账、会搞政治、文字表达和沟通能力都得强……做这些都要花很多时间,我还没做到管理层就这么多事儿,逼我离职。你要做个厉害的研究成果,必须得有相当长的时间留出来做科研;但当大学教授就必须同时管人也管项目。

43%经历过欺凌骚扰

将近三分之二的研究人员(61%)曾目睹过欺凌或骚扰事件,而43%的研究人员亲身经历过被欺凌、被骚扰的事情。

超过一半的人都目睹或遭遇过性别歧视。此外,因为种族歧视、年龄歧视、国籍歧视等等而引起的欺凌、骚扰、歧视行为也不在少数。

自认为懂管理的老板多,真懂的少

各种学术机构的管理人员、老板们也常常没有那么明智。

38%的学术研究人员认为,他们的老板无法做出明智的决策,而赞同老板决策的人更少,只有35%。

40%的人觉得,老板没有给出明确的期望;42%的人对所处研究机构的评价体系不满意。

问题回到了老板们身上。

大约8成的研究机构领导层觉得,自己喜欢管人、有信心管好人、有信心给下属科研方面的支持。

然而,只有44%的领导们觉得自己的机构在管理上做的很好。

毕竟,只有48%的研究机构领导接受过“如何管人”的培训。

 

分享到: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会道网,社科学术信息平台

关于我们发布会讯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