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道网
人文社科学术信息平台

取消大学生发表论文硬规定?可能搅活一江春水

据@人民日报 官微消息,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蔡昉建议,“纠正大学发展中一个错误导向,取消对研究生甚至本科生发表论文的规定”。他表示,学生还是要以真正学习基础课程,打扎理论和实验的功底为主,特别是学生基本知识还没学完的时候。

必须承认,现在越来越多的大学,开始强制规定,大学生必须发表论文。其中,对研究生做出这样的硬要求更多一些,对于本科生则相对少一点。但不管怎么说,发表论文的硬指标,都像是一个“紧箍咒”,扣在很多研究生和本科生的头上,难以挣脱,却又拿其没办法。

而且,有的学校对于研究生的要求,则更加苛刻,不仅要求发表论文,还要求要在核心期刊上发表。这样的要求,如果是对于极少数极其精英的研究生,那也不为过,但现实是其是面对所有研究生的,这样的极高门槛,确实让大多数研究生望尘莫及。

笔者也听到很多读研的朋友抱怨,比如,发表论文门槛高,且毕业难等情况。再如专家所言,在硬性指标在前,以及学生水平很难触及的情况下,学生自然就到处想办法去发表不符合要求的论文。而从现实来看,这种硬性规定,也确实滋生了很多代写论文和发表论文的实际乱象,甚至还形成了一整套的产业利益链条。

这样一来,呈现出来的状态就是,论文是为了写而写,为了发表而发表,而不是为了真正搞科研而写,不是为了真正呈现出自己的科研高水平而发表。那这样做,就什么现实意义了,大多发表的论文,也难掩沦为“鸡肋”的命运。更值得一提的是,这些“鸡肋”论文,也让我国发表的整体论文水平,大打折扣,这对于科研也是一种伤害,更容易玷污整个论文圈的风气。如此,也会对更多其他相关方面产生负面效应,让恶性循环在现实中不断持续下去。

随着这种情况越来越普遍,取消大学生发表论文硬规定的呼声,便越来越强烈,这也是理所应当的。俗话说,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对于大学生发表论文的硬性规定,也该有如此态度。

当然,取消学生发表论文的硬性规定,并不意味着要将学生发表论文“一棒子打死”。正确的路径应该是,对学生发表论文不强制,但应该积极鼓励,甚至可以建立相应的奖励机制,进一步渲染大学生搞科研的现实氛围,提供他们的现实主动性。说白了就是,要用一整套科学合理的科研考核体系,来替代大学生发表论文硬规定,这才是应有之义。

如果能拿出有效的鼓励机制,那取消大学生发表论文硬规定之后,确实可能搅活一江春水。

一方面,能让学生把更多精力放在学习科研上,而不是纠结论文能不能发表的层面上;另一方面,以发表论文作为学生搞科研的激励手段,既能让那些不喜欢科研但却在其他方面很擅长的学生解脱出来,尤其是本科生,能够更合理的分配时间和精力,也能为那些对于科研情有独钟的学生,尤其是应届生,提供一个更高的舞台,更充分实现他们的科研价值。这样的一举两得,现实当用心呵护。

最后,还得走出一个误区,那就是取消大学生发表论文硬规定,也不意味着取消毕业论文,只要毕业论文的难度设置以及考核标准,契合大学生的水平即可。不过,确实可以寻求毕业论文的替代品,比如实践类作品等,不必把大学生的毕业考核,限定的那么死板。其实,对于这方面,现实中已经有很多大学在探索多样化的毕业考核方式,这也有助于搅活一江春水。

红星新闻签约作者 默城

编辑 余孟祥

分享到: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会道网,社科学术信息平台

关于我们发布会讯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