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道网
人文社科学术信息平台

中国网络文学的海外接受与网络翻译模式

摘要:作为中国文化输出的“黑马”,中国网络文学的海外译介和传播在学界尚未引起重视。本文采用统计法、调查法和文献法,从译介(翻译平台数、翻译量和译者数)、读者(阅读量、阅读深度、评价、国别及其占比、年龄、教育背景、种族)和英文原创等维度量化分析中国网络小说在海外的接受情况,并从运行机制、小说选择、译者背景和翻译策略等方面考察中国网络小说的网络翻译模式。并阐述网络文学海外传播存在的障碍和问题,包括利益争端下的版权纠纷,边缘化、无授权和低稿酬下的翻译困境,以及批评缺失下的文学和文化困惑。随着网络文学翻译的正规化和产业化,以网络武侠小说为代表的中国网络文学在海外的传播或许会成为中国规模化文化输出的典型。

关键词:文化输出;网络文学;网络翻译;网络文学翻译;海外接受

1.引言

调查显示,2016年中国网络文学(internet literature)市场规模达90亿,用户数超过3亿,通过IP影视改编等网络文学的价值更被成倍放大,中国网络文学IP产业已进入全面爆发的发展时代。

作为中国文化输出的“黑马”,中国网络文学在国外的传播以海外民众的译入为绝对主力,近两年来迅速引起海外阅读热潮,成为中国文学海外译介以及海外大规模自主吸收中国文化和文学的重要现象。

目前,国内的“网络文学”研究文献关注网络平面上的文学;而国外的“electronic literature”研究文献则更多地聚焦作为文学载体的超文本,主要涉及认知和计算机领域。两者的交集主要在于创作生成和阅读机制研究

研究中国文学译介和海外传播的文献呈上升趋势,但方式和问题谈的多,量化分析的少。目前,尚无网络文学的翻译研究,少数文献阐述了传统文学的网络翻译,而考察中国网络文学海外译介和传播的研究鲜见,仅邵燕君等以访谈形式触及了中国网络小说在海外倍受欢迎的原因,郭竞以中国网络文学“海外热”为例提出了中国文学对外翻译的新对策。鉴于此,本文尝试通过统计法、调查法和文献法,以数据形式描述、分析中国网络文学在海外的接受情况,探究网络文学的网络翻译模式,并阐述中国网络文学对外传播存在的问题。

2.中国网络文学的海外接受

中国网络文学在海外的译介和传播由海外民间力量主导,以网络武侠小说为主体,并以英文网络翻译为模式。中国网络文学在海外的兴起肇始于本世纪初讨论金庸和古龙等中国武侠小说的国外网站论坛,如Spcnet中的武侠翻译(Wuxia Translations)板块,从2014年开始海外粉丝建立了一批译介中国网络小说的网络平台,迅速在海外获得大量粉丝读者,培养出大量海外汉英译者,甚至衍生出一批英文原创武侠小说作家。

2.1海外译介

海外民众以极高的热情和极快的速度翻译、阅读、仿写中国网络小说,在此过程中广泛传播了中国传统文化,特别是儒佛道、武侠和志怪神话等文化,以及中国当代网络作家的文学创造性和文化包容性。

采用Alexa相似站点检索工具,并经逐一查实,译介中国网络小说的海外网站至少有51家,转载网站至少有7家,这58家均为全英文网站,网站地址位于美国(53家)、德国(2家)、荷兰(1家)、印度(1家)和加拿大(1家)等5个国家。由于篇幅有限,本文在此仅统计了网站访问量排名前10万的专门(或主要)翻译中国网络小说的10个海外网站(简称“网文翻译网站”)的译介情况,这10家海外翻译网站分别是Wuxiaworld(WW)、Gravitytales(GT)、Radianttranslations(RT)、Volarenovels(VN)、Lnmtl(LM)、MoonBunnyCafe(MBC)、Shiroyukitranslations(ST)、Wuxianation(WXN)、Translationnation(TN)和Liberspark(LS)。笔者通过电子邮件问卷调查和线上调查,统计了这10家海外网站的中国网文翻译量和翻译团队数(2017年8月7日数据)。

表1 10家海外网文翻译网站的译介

网站 WW GT RT VN LM MBC ST WXN TN LS 总和
译量/部 39 30 24 28 168 33 10 12 9 11 364
团队数 30 26 9 20 0 21 5 5 2 4 122

注意,翻译量排除了网站间重复翻译的作品数;LM网站采用“机器翻译+人工校对”模式,翻译团队数记为0。根据上述发现以及表1的统计,翻译平台多(至少51家),翻译量大(至少364部),翻译团队多(至少122个)。相对于传统文学在海外的小规模译介(例如,中国传统文学在美国每年大约仅出版一部英译作品,而英语国家从事中国传统文学英译的翻译者只有葛浩文和陶忘机两个人),当前中国网络小说的海外译介活动要活跃得多。海外译介不再是粉丝个体行为,而已形成以翻译平台为中心的有组织性团队活动。在网站收入稳定的情况下,这种翻译活动具有可持续性。

2.2海外阅读

实际上,除上述10家网文翻译海外网站(同时连载)外,还有1家国内翻译网站Webnovel(WN)和2家中国网文翻译海外转载网站(Readlightnovl和Wuxiaworld.co),统称为“网文翻译发布网站”,这些网站也是专门(或主要)发布中国网络小说英译本。根据Alexa的数据,本文统计了这13家发布网站2017年7月的读者数(MRN,用月IP访问数表示)和阅读量(MRV,用月PV流量表示)(见表2),以及各网站读者日人均阅读量(DRV/P,用每个访问IP的日PV流量表示)和日人均阅读时间(DRT/P,用日在线时长表示)(见表3)。

表2 网文翻译发布网站读者数和阅读量

网站 WN WW GT VN LM RT MBC ST WXN TN WWC LS RL 总和
MRN万个 29.5 291.4 23.1 18.5 6.5 9.2 9.1 4.5 5.2 6.2 1.9 3.7 2 410.8
MRV万次 2289 13914 1159 1097 764 250 227 128 129 188 159 145 86 20535

表2显示,7月有超过410万国外读者阅读中国网络小说英译本,月阅读量超过2亿次。虽然网站访问者存在不同程度的重叠(overlap),但由于除这13家网站外,还存在兼译(如Novelonlinefree和Wlnupdates)和转载(如Reddit和Spcnet等)中国网络小说的英文网站,因此该数据并不能算高估。在13个网站中,Wuxiaworld读者数和阅读量独大,其次是Webnovel、Gravitytales和Volarenovels,这4个网站占总读者数和阅读量的88%和90%。值得注意的是,Lnmtl(机器翻译网站)的读者数倒数第6,而阅读量却是第5,这直观地说明外国读者急切于阅读中国网络小说英译本。

表 3 网文翻译发布网站读者阅读深度

网站 WN WW GT VN LM RT MBC ST WXN TN WWC LS RL 平均
DRV/P次 5.4 14.1 7.18 7.3 17.7 4.9 6.4 5 5.8 6.5 15 6 12 8.7
DRT/P分钟 7 32 16 17 46 9 12 11 14 16 32 14 30 20

日人均阅读量和日人均阅读时间反映出网站用户的访问深度(Engagement),这可以理解为读者对中国网络小说英译本的阅读深度。表3显示,13家网文翻译发布网站的平均DRV/P和平均DRT/P是8.7次和20分钟,该数据表明外国读者阅读中国网络小说英译本非常投入,要知道Sina和CNN的DRV/P和DRT/P分别才4次/3分钟和2次/4分钟。

根据Goodreads的读者书评,中国网络武侠小说英译本的平均评分是4.52分(5分制),评分最高的是Er GenDeathblade翻译的A Will Eternal(《一念永恒》)。另外,根据Alexa访问者地理统计(2017年7月数据),读者来源国用图1展示。

图1 网络小说英译本读者来源国

图1绿色与否表示该国存在网络小说英译本的读者,绿色深度表示该国读者的比例,深度越深,比例越高。经过统计,13个网文翻译发布网站的读者覆盖6大洲89个国家(见附件2),读者数占比前十位的依次是美国(29.9%)、菲律宾(6.2%)、印度(4.8%)、印尼(4.4%)、加拿大(3.8%)、巴西(3.6%)、澳大利亚(3.5%)、法国(3.3%)、英国(3.2%)和德国(3.1%)。从区域来看,北美读者群最大,其次是东南亚和欧洲,非洲和中亚最少。这并不难解释,因为7个海外网站均设立于美国,对美国读者的宣传度和影响力最大,而东南亚地理上和文化上接近中国,较早接触并容易接受中国网络武侠小说。

最后,根据Alexa访问者人口统计(2017年7月数据),本文比较了各网文译介网站的各性别、年龄段(仅两个)和种族(仅四个)访问者占比相对于该性别、年龄段和种族访问者在总网络人口中的平均占比的代表比例(representation)。

图2 10家网文译介网站各性别、年龄和种族读者的代表比例

代表比例是各类别访问者的两个占比比较,该数据能显示网络文学对某类别人群的渗透程度,不采用各类别访问者占总访问者比例的原因是各类别网络人口基数不同(例如亚裔网络人口基数大,所以亚裔网文阅读者比例理应更大),由此其统计意义不大。图2显示,总体而言,在10家中国网文译介网站中,相对于总网络人口性别比例,18岁至35岁年龄段、男性和亚裔访问者的代表比例过高(over-represented),其他年龄段、女性和非亚裔访问者的代表比例过低(under-represented)。不过,Wuxiaworld的非裔以及Lnmtl的非裔和西班牙裔访问者代表比例过高,Monnbunnycafe的女性访问者代表比例过高。这表明中国网络文学英译本对海外青年、亚裔、男性渗透程度最大,Wuxiaworld(非裔)和lnmtl(西班牙裔和非裔)向其他种族人群渗透程度较好。相对于白人网络人口的比例,阅读中国网文英译本的白人比例较低,中国网文对白人群体的渗透程度较小。

2.3 英文原创

其实,中国网络小说不但在海外获追捧,不少海外读者开始创作其中最具中国文化属性的网络武侠小说,主要以网络平台和书籍(包括电子书和纸质书)为形式发布(见表3)。

                  表4 海外英文原创武侠小说概况

出版书籍 网络平台
姓名 Edmund Shen Robyn Paterson Tinalynge Daman Albert A. Dalia JC Kang Steven Kelliher Kassandra Lynn F. Lit Yu A.R. Williams Fonda Lee T.E. Waters David Landrum Mark McCants John Ko MBC GT WXN
数量 1 1 8 3 2 8 2 8 2 1 1 1 1 1 1 1 10 7

由于“出版书籍”仅为笔者在亚马逊和Goodreads统计的英文原创武侠小说,另外网络平台数据是基于笔者对10家海外网文翻译网站的调查,所以实际总数目可能大于59本。作者种族背景丰富,包括白人、黑人、亚裔和拉丁裔等。这些作品充满了东方元素和东方文化,即使是非亚裔作家的英文原创武侠小说,人物名称很多也是汉语拼音(或类似拼音)。如果网络小说的大规模海外阅读说明了中国文化输出的广度,那么海外英文原创武侠小说的出现则说明了中国文化输出的影响深度。

2.4 中国网络文学海外接受的原因

网络武侠小说是中国网络小说在海外传播的绝对主体,中国网络文学在海外大受欢迎的主要原因是中国网络武侠小说固有的新奇性、文化杂糅性和所带来的阅读快感,以及网文译者的本土化。

首先,中国网络武侠小说是以中国传统武侠和发展成熟的近现代仙侠为基础,完全陌生的奇幻题材给外国读者带来巨大的新鲜感。此外,中国网络武侠小说融合中国、西方和日本的多元文化,包含中式传统功夫、灵异武功、志怪神话和道仙等,西式魔兽、勇士和超级英雄,以及日式灵宠和动漫式人物性格,并引入现代科幻元素,这种开放性、多元性和现代性使海外读者感动亲近而又新鲜。

不同于中国传统文学,网络武侠小说能大大满足人类普遍性阅读快感,由此对外国民众形成规模化输出,其逻辑与日本动漫和好莱坞影片输入中国一样。凭借虚化的历史,震人心魄的恢弘场景,天马行空的想象,以及扣人心弦的曲折情景,中国网络武侠小说给海外读者带来极大的阅读快感(“爽点”)。

最后,不同于以往中国传统文学的译介,网络小说的译介以海外民众为绝对主力,即译者和传播者都是海外人士。海外译者清楚海外读者的阅读喜好(措辞和审美等),因此他们的译作往往更受欢迎,葛浩文就是很好的例证。

3.网络翻译模式

如前所述,在海外流传的中国网络小说英译本是基于网络翻译模式产生的。网络小说在网络平台上写作和发布,网络小说的翻译也是以网络为平台组织和发布的,这种翻译模式可称为“网络翻译模式”,下面从运行机制、小说选择、译者背景和翻译策略等方面进行阐述。

3.1运行机制

当前中国网络武侠小说的海外翻译平台主要通过“自费/粉丝捐助/众筹/广告收入-团队连载翻译/编辑-免费阅读”的模式运行,少数翻译平台开始发布原创(包括Gravitytales和Wuxianation)。目前,海外翻译平台运行以翻译/编辑活动为核心,少数网站靠自费支持,多数靠广告收入、粉丝赞助和众筹来支持翻译/编辑和网站运行。译者/编辑的收入并不乐观,主要来源于翻译稿酬和平台收入分成,大部分译者/编辑为兼职。要注意的是,由于这些网站的翻译开始都没有获得原作者及其签约平台的授权(最近陆续有多家海外翻译网站获得授权,见4.1),所以尚无翻译作品出版。

网络翻译模式中的“翻译/编辑”有别于传统翻译活动。在网络翻译模式中,翻译作品不是由个体一次性完成并一次性发布的,而是通过翻译团队以连载的形式翻译并发布。通过网络平台,译者能与译文读者甚至原作者进行高效互动,这有利于翻译质量的提高,并更好地满足读者的翻译需求。另外,有时原著与翻译会准同步发布,即网络翻译对连载中的原著进行跟踪翻译和连载。

作为唯一一家翻译中国网络小说的国内平台,Webnovel(起点国际)以强大的母公司阅文集团为支持,目前采取“广告收入/自费-翻译/编辑-免费阅读”的方式运营,未来可能会采取“广告收入/翻译著作权收入-翻译/编辑-收费阅读”的经营模式。

随着网络文学翻译的授权,未来的网文翻译平台将大量出版翻译作品,并可能实施收费阅读,网文翻译由此进入产业化时代;另外,网文翻译平台可能不再局限于网络文学的翻译,而是发展为IP(Intellectual Property)产品翻译,涵盖网络小说翻译以及由小说改编的动漫、漫画、影视剧和游戏的翻译。

3.2小说选择与译者背景

根据对各翻译网站的调查,目前中国网络文学翻译以武侠小说(包括新派武侠、仙侠和玄幻题材)为主。Wuxiaworld选取中文小说的标准是文笔浅白、没有浓厚中国历史性的网络武侠小说。总体来看,翻译平台选择小说并没有严格的标准,大多以个人感受和原著的市场反应为驱动。

从各翻译网站公布的译者来看,中国网络小说的海外译者大多为美籍华人、华裔东南亚人和学过汉语的西方人。他们英语熟练,汉语水平有限,对中国文化具有浓厚的兴趣,从最初的粉丝翻译演变为获得读者认可的熟练网文译者。值得注意的是,有些海外翻译平台(如Gravitytales)已实施网文译者培训制度,并制定了翻译工作标准和规范。

3.3翻译策略

笔者通过对比中国网络小说原著与各翻译平台的英译本发现,这些网文翻译平台的翻译策略可概括为:宏观层面的忠实意境、句子层面的通顺达意以及词语层面的灵活简约。

忠实意境就是指译文要保留原文的意境,使译文对读者产生的感觉效果与原文对读者产生的效果相同。

杀死杨勇二人,江尘抬头看天,此刻已是傍晚,他大步走出别院,四周全是荒废之地,空气中充斥着一股发霉气息。(《龙纹战神》)

译文:After killing the two guards, Jiang Chen raised his head towards the sky and realized it was late. He walked out of the compound only to see that he was surrounded by a deserted place, the air full of a musty smell.(来自Radianttranslations)

此段描绘的是战斗结束后故事人物从院内走到院外的感受,译者以熟练的英文文笔流畅地再现了故事人物所处的情境,译文读者与源语读者感同身受。

通顺达意就是不受缚于原文的句法,通顺地表达原文的样貌、动作和情景等信息,同时不拘泥于一字一词,译者“仿佛用英文写作一样”(赖静平,Wuxiaworld)。例如,

不多不少的一步,正好躲开了萧克的攻击,身子略微一侧,萧炎手掌犹如穿花摘叶一般,透过萧克的手臂,随意地印在了其肩膀之上。(《斗破苍穹》)

译文:With only one step, Xiao Yan avoided Xiao Ke’s attack. At the same time, Xiao Yan lightly twisted his body as his hand reached through Xiao Ke’s arm and went to Xiao K’e shoulder as if he was picking a leaf from a tree.(来自Wuxiaworld)

译者打破了原文的句子结构束缚,完整而流畅地再现了原文角色的武功招式。整体读来翻译腔少,似英文原创。另外,“随意地印在”译为“went to”,简单而又忠实,可圈可点。

最后,在词语层面,译者处理手段简约灵活。人名大多被音译,文化词采取音译、意译和归译,词语翻译的总原则是保证简约。例如,“道”、“气”和“风水”被分别音译为“Dao”、“Qi”和“Fengshui”(音译);“三界”、“六道轮回”和“轻功”分别意译为“Three Realms”、“Six Paths of Reincarnation”和“Lightness Skill”(意译);在《蛮荒记》“寂灭”一词的翻译中,借用拉丁语将其为“Nihilum Zone”(归译)。

4.网络文学海外传播的问题与对策

以网络武侠为代表的中国网络文学在外国读者群中引起广泛关注,然而当前的海外传播还存在很多阻碍或问题,需要引起业界、学界和决策层的重视。

4.1利益争端下的版权纠纷

当前大多数海外翻译平台没有获得原作者及其网文平台的翻译授权。不过,近一年来,阅文集团等中文原著版权公司陆续与多家海外翻译平台(如WW、VN、GT和TN)达成授权和合作协议,前者的市场运作和技术优势与后者的海外市场领先优势将得到互补,这无疑将大大提高翻译网站的可盈利性和可持续性,推动网络文学翻译的产业化。

尽管如此,海外翻译网站的绝大多数翻译作品尚未获得翻译授权。实际上,很多海外翻译网站都在积极争取授权,但由于利益分配未达成一致,授权进度缓慢。在尚不可知的巨大利润面前,已达成的中外合作也一波三折。这些利益争端具体包括翻译网站与原作者及其签约平台的利益争端、译者与原作者及其签约平台的利益争端以及译者与翻译网站的利益争端。随着中国网文海外翻译市场的扩大,带来的不菲收益必然引起各方竞逐。

拥有合法著作权的中方(阅文集团等中国网文平台)拥有作品的翻译权,由此有权获得所授权翻译作品的收入分成,但应秉承开放包容的态度,积极与外方展开合作。另一方面,从最初的自费性粉丝翻译演变为如今的盈利性翻译平台,外方(海外翻译平台)在保证合理利益分配的情况下应积极寻求多家中方的翻译授权,授权翻译才能产生市场价值,才能进入良性循环发展。双方应围绕中国网络文学输出这一共同目标,以双赢的合作模式,解决版权纠纷,逐步提升翻译品质和用户体验,最大化地开发中国网络文学的海内外翻译市场。

4.2边缘化、无授权和低稿酬下的翻译困境

网络文学海外传播的另一突出问题是边缘化、无授权和低稿酬下的翻译困境,尤其表现为翻译资源稀缺、重复性、质量良莠不齐、缺乏完整性以及连载速度慢等问题。

虽然网络文学已有近二十多年的发展,但网络文学的文学价值不被主流文学认同,网络文学处于边缘化的地位,网络文学翻译不被重视,翻译资源没有被分配到网络文学当中。近年来,随着中央大力发展网络文艺方针的出台(见《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意见》,2015年)、网络文学官方机构的设立(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于2015年成立)以及网络作家地位的确认(2016年中国作协全委会包括8名网络作家),学界和决策层开始逐渐关注网络文学,网络文学翻译也必将得到学界和决策层的关注和投入。

如前所述,当前的海外网文翻译绝大多未获授权,属侵权行为,除兼职粉丝译者外,极少职场译者愿意涉足网文翻译圈。在这种“地下翻译”中,各网站缺乏沟通和合作,由此会出现重复翻译;无授权的翻译作品也无法进入出版市场,使网络小说翻译难以产业化。这也就导致网文翻译的报酬也较职场翻译低,对职业译者或熟练兼职译者缺乏吸引力;而很多粉丝译者缺乏翻译培训,甚至连中文都不熟练,网络文学翻译质量良莠不齐。译者人数少,网络小说篇幅长(几百万字),网络小说翻译的完整性难以保证;翻译连载速度慢,满足不了庞大国外粉丝的迫切需求。

这些问题的症结是翻译授权问题,随着网络小说翻译的授权、收费阅读和出版,职业译者等翻译资源将纷纷涌入网文翻译界。阅文集团自建立起点国际以来,一直在着力破除这些翻译困境。例如,阅文集团正通过举办网络文学翻译大赛,并进行各种猎聘,大规模吸引网文翻译人才,提高翻译质量和翻译连载速度,并先后与多家海外翻译平台签署翻译授权协议,推动国内外网文翻译的正规化和产业化。

除了市场主体的自主行为,政府应针对网络文学“出口”,迅速出台相关指导方针,协调海外翻译主体与国内著作权主体的合作,支持海外翻译团队获取原著授权,推动中国网络文学翻译的健康、可持续性发展。高校和行业协会等机构也应对网络文学翻译投入资源,培养网络文学翻译人才,构建网络文学翻译标准,对接网络文学翻译市场,服务中国网络文学的对外输出。

4.3批评缺失下的文学和文化价值困惑

网络文学是否有文学和文化价值?答案是肯定的。但面对如烟海的网络文学,哪些作品的文学和文化价值高,有什么文学和文化价值,如何评价以及以什么标准评价?解除这些困惑是当下批评界亟待探究的问题。缺乏网络文学批评,网络文学本身难以向深度发展,网络文学翻译也势必通俗化;缺乏网络文学翻译批评,网络文学翻译将出现盲目性和低质化。最终致使输出的中国网络文学变成“快餐式”文学,内容新奇,故事情节引人入胜,但缺乏文学深度,难以进入海外严肃读者内心。

近年来网络文学界开始聚焦网络文学批评研究,2016年也召开了“网络文学评价体系构建”全国学术研讨会。而网络文学翻译在学界尚未起步,网络文学翻译批评更处于空白,这亟待翻译学界的重视。

5.小结

本文考察了中国网络文学的海外接受情况及其网络翻译模式,并分析了中国网络文学海外传播的问题。研究发现,中国网络小说的海外传播以海外为绝对主力,译介平台多,读者多,阅读量大,阅读深,评价高,覆盖国家广(以北美、东南亚和欧洲为主),中国网文对海外青年、亚裔、男性群体渗透程度最大,并衍生出一批海外本土网络武侠小说作家。当前的海外翻译网站主要以“粉丝捐助/众筹/广告收入-团队连载翻译/编辑-免费阅读”模式运行。小说选择以个人感受和市场反映为导向,题材以新派武侠、仙侠和玄幻题材为主,译者大多为美籍华人和华裔东南亚人。所采取的翻译策略包括忠实意境、通顺达意和灵活简约。不过,中国网络文学海外传播还存在诸多问题,包括利益争端下的版权纠纷,边缘化、无授权和低稿酬下的翻译困境,以及批评缺失下的文学和文化价值困惑。

相对于美国的好莱坞和日本的动漫,中国也正在形成一种规模化的文化输出,这就是以网络武侠小说为代表的网络文学。目前,它以海外翻译平台为主要推动力。

谢天振指出,相对于国内的“译出”,海外的主动“译入”更能取得文化输出的成功。为海外民众带来快感的外需驱动型文化输出才是中国文化输出的规模化道路,日本动漫是这样,美国好莱坞也是这样。中国网络武侠小说的翻译以海外民众为基础,并在海外民众中口口相传,逐渐扩散,初步形成了可持续性的文化输出生态。在业界、学界和决策层的共同努力下,中国网络文学翻译将逐步走向正规化、产业化和高层次化,中国网络文学也将从中国文化输出的“黑马”成为中国文化输出的“领头羊”。

注释:

① 相关研究文献见欧阳友权:《网络文学对传统诗性的消解》,《中国文学研究》2003年第3期;乌兰其木格:《论网络文学中的女性历史书写》,《当代文坛》2016第6期;王敬慧:《论网络文学的后现代社群特征》,《文艺争鸣》2017年第5期。

② 类似名称包括“digital literature”和“hypertext literature”。

③ 相关研究文献见Gendolla P & Schäfer J: The Aesthetics of Net Literature: Writing, Reading and Playing in Programmable Media. NJ: Transaction Publishers, 2007;Hayles, N. Katherine: Electronic Literature: New Horizon for the Literary. Notre Dame: University of Notre Dame Press, 2008;Ricardo F J: Literary Art in Digital Performance: Case Studies in New Media Art and Criticism. London: Continuum, 2009;Simanowski R, Schäfer J & Gendolla P.(eds.): Reading Moving Letters: Digital Literature in Research and Teaching(A Handbook). Bielefeld: Transcript-Verlag, 2010。

④ 相关研究文献见邵燕君:《传统文学生产机制的危机和新型机制的生成》,《文艺争鸣》2009第12期;Ensslin, Astrid: From Revisitation to Retro-Intentionalization: Hermeneutics, Multimodality and Corporeality in Hypertext, Hypermedia and Cybertext. In Simanowski R, Schäfer J, Gendolla P.(eds.) Reading Moving Letters: Digital Literature in Research and Teaching(A Handbook). Bielefeld: Transcript-Verlag, 2010;单小曦:《网络文学的美学追求》,《文学评论》2014年第5期;Micunovic,M., Hana Marcetic & Maja Krtalic: Literature and Writers in the Digital Age: A Small-Scale Survey of Contemporary Croatian Writers’ Organization and Preservation Practices. Preservation, Digital Technology & Culture, 2016.

⑤ 王宁:《世界主义、世界文学以及中国文学的世界性》,《中国比较文学》2014第1期;季进:《作为世界文学的中国文学——以当代文学的英译与传播为例》,《中国比较文学》2014第1期;耿强:《中国文学走出去政府译介模式效果探讨——以“熊猫丛书”为个案》,《中国比较文学》2014第1期;吴赟、蒋梦莹:《中国当代文学对外传播模式研究——以残雪小说译介为个案》,《外语教学》2015 第6期。

⑥ 鲍晓英:《从莫言英译作品译介效果看中国文学“走出去”》,《 中国翻译》2015第1期;叶秀娟、马会娟:《论中国现当代文学在美国的译介:1949~1978》,《解放军外国语学院学报》2017年第3期。

⑦ 尚静雅:《从接受理论角度分析网络文学翻译中译者与读者间的冲突》,四川外语学院2012年硕士毕业论文;郭振星:《生态翻译学视角下网络文学翻译研究》,西北师范大学2013年硕士毕业论文;王祥兵:《海外民间翻译力量与中国当代文学的国际传播——以民间网络翻译组织Paper Republic为例》,《中国翻译》2015年第5期。

⑧ 邵燕君、吉云飞、任我行:《美国网络小说“翻译组”与中国网络文学“走出去”——专访Wuxiaworld创始人RWX》,《文艺理论与批评》2016年第6期。

⑨ 郭竞:《也谈中国文学翻译出版“走出去”——以中国网络文学欧美热为例》,《出版广角》2017年第3期。

⑩ 网络武侠小说由“大陆新武侠”的概念发展而来,它是指用电脑创作、在网上首发的原创性武侠小说,涵盖新派武侠、仙侠和奇幻。网络武侠小说诞生于90年代末,兴盛于21世纪初,借镜中国传统武侠和近现代仙侠,融合东西方神话和奇幻。网络武侠小说的定义参见陈玉蛟:《包容与糅杂:创新中的网络武侠小说》,《小说评论》2016第3期。

⑪ Alexa是世界上最权威的网站数据供应商。

⑫ 网站地址均为网站名称加“.com”。

⑬ 翻译量包括已完成和在连载的翻译小说数量。

⑭ 马会娟:《英语世界中国现当代文学翻译:现状与问题》,《中国翻译》2013第1期。

⑮ 由于Novelonlinefree、Spcnet和Reddit等网站并不是以翻译或转载中国网络小说为主体,因此不能采取其网站访问量数据。

⑯ Goodreads成立于2007年,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书籍评论网。

⑰ 阅文集团是中国最大网络文学平台,旗下包括起点中文网、创世中文网、潇湘书院、榕树下等网文品牌。

⑱ 绝大多数中国网络文学的著作权属于网文平台。

⑲ 例如,今年5月阅文集团宣布撤回就2016年底向Wuxiaworld的翻译授权。

⑳ 张熠:《网络文学“出海”需翻译和评论助推》,《解放日报》2017年4月17日。

㉑ 苏翔:《网络文学批评模式与标准的建构》,《山西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年2期;禹建湘:《网络文学批评标准的多维性》,《求是学刊》2016年第3期;欧阳友权:《网络文学批评的困境与选择》,《学术界》2017年第2期。

㉒ 谢天振:《中国文学走出去:问题与实质》,《中国比较文学》2014年第1期。

来源:郑剑委.中国网络文学的海外接受与网络翻译模式[J].华文文学,2018(5):118-125.

分享到: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会道网,社科学术信息平台

关于我们发布会讯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