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道网
人文社科学术信息平台

博士:高智力贫困阶层?

目前网络上,总是充斥着对博士生存状态的吐槽之声——发际线危机、颜值衰退的精神危机,以及“毕业就失业”的生存困扰,均能让人体会到博士的种种不开心与怨念。

确实,博士毕业在即,年已27、28,到底该何去何从还真是让人忐忑。不少博士认为自己已成为了“高智力的贫困阶层”,心里沮丧、不甘心,觉得自己的收入待遇应该更高,但现实中却也只能无可奈何。

但这些危机的根本原因是什么呢?其实就是那些博士!从经济学角度来说,供需关系决定价格。也就是常说的,物以稀为贵。如果一样东西太多了,必流于滥,哪怕贵如黄金,一旦俯拾皆是,那么就只有掉价的份了。

就好像在上世纪的工厂门口,满是排队求职的农民工,那时的工厂老板也肯定不会给工人更高待遇。同理,博士也是一样。在“满城尽披博士袍”的今天,博士生早已经走下了神坛,其含金量与竞争力也已大不如前。

从公布的数据来看,我国博士自从1982年开始招生以来,截至2017年已累计招生115万人,博士生人数已连续十多年全球第一。依据中国教育部统计,仅2017年普通高校的博士招生数就高达8万人,毕业人数为5.7万;硕士招生数为71万多人,毕业人数为51万;研究生总数高达79万多人,总毕业数高达57万人。

而据统计,2010年国内的教职人数为215万,2017年国内的教职人数为244万,增长幅度相当缓慢。显然,在这茫茫生物科研大军中,只有少之又少的人才能真正走进科学界的大门。

另外提一句,很多人说既然北京生活成本那么高,干脆去二三线城市,也能做科研啊。其实很难,根据2017中国统计年鉴数据,北京做科研的有69万人,是上海的3倍,天津的6倍,河北省的4倍。也就是说,在目前中国,也只有高校云集的北京,才能供给如此之多的科研职位,可以说是一家独大。

2017年Nature也对世界范围内超过5700名“即将入行”的科学家进行调查后,发现就英国而言,100个博士研究生中只有3、4个能在大学中拿到终身教职;而美国的情况也仅仅是稍好些。

由此可见,近年来全世界的博士生人数已经明显供大于求,且超过了学术系统的负荷。而真正相关的就业出路又太窄,主要是大学以及各大研究所。所以僧多粥少就是目前科研界的职业现状,这不仅使得科研职位的竞争越发激烈,也让博士这个最高学历越来越白菜化。

老实说,读书读到博士阶段,真的已经很不容易。所以一旦读博阶段发现前途并非想象中一片光明,且多年的努力只能换回一纸不断缩水贬值的学历,更比不上那些早踏入行业且有丰厚回报的昔日同学,内心很容易就会产生怀疑和后悔,甚至有破灭感,这时不仅很难集中精力做研究,也会在事业、家庭双空白的情况下,背负着巨大的压力。

同时,父母的过高期待,又是中国博士们心中的另一个枷锁。因为有时在老一辈人的眼里,博士就是一块万能敲门砖,那好工作都应该上杆子赶过来,根本就不会有找不到好工作之说。

但其实,在面对硕博扩招、海归回国的浪潮,高学历者的机会竞争越来越大,读书所能回报的期望满足也越来越小。5年前,一流大学的博士可以留在一流大学做教职,5年后,一流的大学博士只能走到三流的大学做个知识苦工。这怎么能不给人增添忧虑。

来源:解螺旋

分享到:
报名参会(所有条目均需填写,提交后出现倒计时即提交成功;有问题,请点击页面右下方QQ咨询)
姓名
邮箱
性别
出生日期
电话号码
职称
工作单位
标题与摘要

会道网,社科学术信息平台

关于我们发布会讯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