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道网
人文社科学术信息平台

寒门学子博士论文致谢刷屏!致谢坎坷

这些天,东南大学工学博士现任山东科技大学副教授仲济涛所写的博士论文致谢在网络热传,作者在求学期间的真实经历让许多人泪目,今天我们就一起来分享这篇文章。

(一)念由心生

我的家乡是山东半岛东部的一个小农村。小时候,村儿里出了唯一的一位博士。那是在我无忧无虑的童年记忆深处为数不多的一次强烈的心灵冲击。

我上高二那年父亲病倒,心理压力骤然增加,高三时便已萌生退意,不想考大学了。后来不忍看到亲人们失望的眼神,勉强考入本科。心想,大学毕业就赶紧工作。后来父亲的病情逐渐好转,我就又接着读了研究生。心想,读完研究生再也不读了,赶紧工作,帮大哥分担一份压力。结果,最后……还是读了博士。

现在回想起这段鬼使神差的经历,我深深为自己的自私和狠心内疚。一步步走到今天,如果说外因是父母和大哥背后默默无言、砸锅卖铁的支持,那么内因或许就是那一次心灵的冲击。

(二)长兄为父

寸草之心,难报三春之晖。对于父母,已无需多言。除了父母,我这里要感谢的第一个人便是大我7岁的大哥。可能是大我好几岁的缘故吧,在我心里,大哥一直是半个父亲。

我上小学三年级那会儿,大哥面临着考高中还是考中专的抉择。上高中,意味着可以考大学,但是要多读好几年书,多交好几年学费;上中专,可以少交几年学费,早点工作,但也意味着与大学失之交臂。以大哥当时的成绩,高中、中专随便挑。但为了减轻家庭的经济负担,主要还是为了我这个弟弟将来的学业,大哥以自己的前途作为代价,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后者。

这是我那时心中感受到的大哥为我做出的让我永生难忘的一次牺牲。然而,从后面的生活轨迹来看,大哥的牺牲才刚刚开始——

就是在高二那年,父亲病倒。刚工作不久的大哥承担起了所有的重任。我没有见过大哥那一夜夜的辗转难眠,没有见过大哥带着父亲走遍了省市大大小小的医院,我见到的只是大哥日渐深陷的眼窝,皮包骨头、苍白如纸的面孔,乱蓬蓬灰白的头发。

而当上面的一切发生的时候,我是坐在温暖安静的教室里学习,因了大哥的独当一面。

(三)湖海相随

如果说,除了父母,大哥是我生命当中第一个守护我的天使,那么第二个不可或缺的人便是我的妻子,我曾经的高中同学。

当我准备来南京读博的时候,那时候还是女朋友的妻也正好硕士毕业。妻不得不做出选择——回老家意味着异地,来南京意味着背井离乡。就在我忧心忡忡的时候,妻一张开往南京的车票打消了我所有的顾虑。

我们在博一那年结婚。妻每天上班,我每天上学,教研室、餐厅、家三点一线。每逢周末,要是不忙,我们就一起出去转转;要是学业忙一些,妻便来我们教研室陪陪我,顺便装一装博士。

客居异乡,难免碰到许多不顺心的人和事,心情有时也会伴随着各种颓唐与失落,然而所有的委屈、挫折、抑郁都会消融在妻子的安慰里。

自从有了妻,感情世界有了最终的寄托和归宿,内心多了一份自足的踏实,也油然生出一份男人应有的责任心。

(四)初心不忘

有人说,即使你不能改变世界,也不要让世界改变纯真的你。这或许是我最幸运的一点吧——虽然渤澥桑田,东海扬尘,我早已不再纯真,但我却还是我,依然怀着一颗感恩的心。

前段时间,在返回学校的火车上,我用微信跟大哥谈起对父亲身体深深的担忧。大哥在回复我的一段文字中有这么一句:我们是父母生命和精神的延续,好好做人、好好奋斗就是对父母最好的报答。

看到这句时,坐在凌晨两点满是呼噜声的火车车厢里,我泪流满面。我知道这是大哥对我的安慰,也是对我人生的指引。我能做的就是一定不辜负那些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对我的殷殷期盼,是的,一定不辜负。

光阴如电,急景凋年,从博士入学到答辩毕业,鸿爪雪泥,已为陈迹。悟以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我辈亦应如此。末了,很少喝酒的我要大喝两杯,一杯敬父母的含辛茹苦、大哥的铮铮铁肩,一杯敬妻子的不离不弃、无悔相伴。

分享到: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会道网,社科学术信息平台

关于我们发布会讯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