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道网
人文社科学术信息平台

新媒体视域下的春节红包文化变迁

近年来,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和以微信、支付宝为主的新媒体平台的流行,“电子红包”逐渐进入人们的视线。加之2014及2015连续两年的春节红包活动着实使这种新型电子红包火了一把。

一、传统春节红包文化的由来

现在意义上的春节红包起源于“压岁钱”的概念。压岁钱的由来最通俗的版本是有关避“祟”的传说。“祟”黑身白手,出没于除夕之夜,趁孩子睡熟之际摸他们的脑门,致使其高烧呓语,退烧后变成傻子。而有一户管姓人家,碰巧用包了八枚铜钱的红包吓跑了“祟”。于是红包包钱即“压岁(祟)钱”的习俗就由此流传开来。

“压祟”习俗的真伪不必考证,但从中却可以看出家长希望新的一年子孙平安的心愿。由此,可以将传统春节红包定义为在除夕或农历初一期间,晚辈向长辈拜年,长辈赠予内附金钱的红包。

传统春节红包有其特定条件。其一,红包的发放是单向的,即红包的发放者是长辈,而接收者通常是没有经济收入的小辈。其二,红包发放和接收大部分是在家庭这一初级群体[1]范围内进行的,即红包主要是以血缘纽带为基础的。另外,红包作为一种符号具有特定的文化内涵,主要概括为以下两点:红包寄托了长辈对晚辈的新年祝福和关怀,毕竟作为晚辈开年之际有一笔额外的收入作为零花钱是一种好的开始;红包体现了传统封建家庭的等级秩序和伦理观念。首先是幼对长进行新年问候,表现“尊长”之意,其次才是长对幼的关爱,表现“爱幼”之情。传统大家庭中父慈子孝,长幼有序是理想之态,也是以和为贵的体现。

二、新型红包的流行原因与功能

(一)新型红包的流行原因

1.在社会生活信息化中展开

2.集体狂欢式的游戏

3.符合人性特点

4.短信拜年的替代品

(二)新型红包的功能

1.新型红包扩大了传统红包的参与对象

传统红包强调长辈施而小辈受,家庭等级和次序不能乱;新型红包则注重在初级群体以外的其他群体发放,不在乎“上对下”还是“下对上”的形式,也就是说在新型红包中,为图一乐,小辈也可以给长辈发红包;由于年龄原因多年未收到红包的人也可以借机重走儿时之路。

2.对于新社会形态产生相应影响

首先,新型红包补充更新了红包文化的意义。

其次,新型红包巩固了新型社会沟通与交往。

3.“零和游戏”背后的社会资本积累

众所周知,中国社会相对于西方社会更趋向于“熟人社会”:认识的人更好办事;熟人好说话,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简化办事手续或节省时间。人们在支付宝里红包活动尤其是“红包接龙”可以在猜红包钱数的过程中认识熟人的熟人;而在微信群或朋友圈里发起红包,可以和长久不联系的熟人重新建立沟通,从而巩固并扩大了社会网络。

节选自:刘昕毓,李雨欣.新媒体视域下的春节红包文化变迁[J].东南传播,2015(07):63-65.

分享到: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会道网,社科学术信息平台

关于我们发布会讯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