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道网
人文社科学术信息平台

专家:交叉人才培养是当务之急,学科交叉不是学科的简单叠加

会议现场。北京大学 供图

在国内国际对学科交叉的意义已形成共识的大环境下,如何真正打破藩篱,做好学科交叉组织机构建设,促进交叉学科的科学研究和人才培养?

9月25日,2021年度全国前沿交叉研究院院长联席会年会暨交叉学术研讨会在北大博雅国际会议中心举行。会上,来自40余所高校院所的150余位前沿交叉研究院相关负责人、从事交叉研究的专家学者对上述问题进行了探讨。

与会专家认为,交叉学科绝不是原有学科的简单叠加,而是在深度交叉、融会贯通之后所产生的、具有与之前学科完全不同特点的新学科。

在中国现实科技情况下,培养和抚育交叉人才是当务之急——这有助于挖掘学科间的共性问题,打破学科间的语言壁垒,促进学科间的深度融合。研究生和博士后培养则是交叉机构发展的关键。此外,培养良好的创新、交叉研究生态对做好学科交叉十分重要。

学科交叉不是原有学科的简单叠加

会上,国家自然基金委副主任、中国科学院院士陆建华指出,当前,一方面学科分化的趋势仍在加剧,另一方面各学科间的联系越来越紧密,交叉成为学科知识新的增长点和科学前沿。

陆建华强调,交叉学科绝不是原有学科的简单叠加,而是在深度交叉、融会贯通之后所产生的、具有与之前学科完全不同特点的新学科。他举例说,氢和氧通过化学反应能生成水,两者结合而产生的水既不是氢也不是氧,但水既有氢又有氧,这可以认为是交叉。

他还指出,从今年交叉科学部的项目申请来看,国内确实有一些科学家已经在从事交叉科学研究,他们具备相当的能力,将不同学科的知识融会贯通,从多学科来分析问题,用多学科的思维和方法解决问题。

“但同时,我们也看到,真正的交叉的比例不太高,有些项目只是不同学科知识的简单拼凑,没有实质性的学科交叉,不是为了解决问题而交叉,而是为了申请项目而交叉。”陆建华说。

学科交叉与交叉学科有何区别?

教育部学位管理与研究生教育司学位管理处处长栾宗涛在会上指出,学科既有客观性,更有主观性——学科专业就是对知识体系的一个主观划分。

交叉学科是现有体系归类不了而新命名又没有全体共识时的一种分类,是认识落后于实践所造成的必然结果。并且,中国学科具有中国特色,在现有管理模式、管理资源配置方式覆盖不到时,就会产生设置交叉一级学科的需求。

栾宗涛指出,学科在人才培养和科研语境中存在着巨大差别。在现有学科技术方法情况下,为了解决问题要用学科交叉的方式,但只有在研究对象、研究群体和知识沉淀形成稳态后才能被称为学科。此外,还要注意厘清学科本体与工具方法、乃至学科本体和应用领域的区别。他认为,学科交叉或者交叉学科,必须将着力点放在营造环境上,这是推动交叉学科发展的核心问题。

会上,北京大学前沿交叉学科研究院院长、中科院院士韩启德从科学发展史出发,强调了学科交叉和交叉学科的区别。他认为必须要有一定的公认范式,才能被称为学科,交叉学科也是如此。教育部对于交叉学科的定义需要严谨。但在科研语境中,学科交叉研究仍是以科学问题解决得好不好作为评判标准。

学科交叉怎么做、关键点在哪儿?

在会议的学术报告部分,北京大学教授、中科院院士程和平,国家纳米科学中心主任、中科院院士赵宇亮,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付巧妹,北京大数据研究院院长、中科院院士鄂维南,分别围绕成像和脑科学、纳米肿瘤药物智能运输、应用数学、古DNA研究,对交叉研究的新范式分享了各自的思考。

他们认为,多重的学科交叉源于关键科学问题的整合,交叉科学的关键在于寻找其核心新模式,而不是“什么都来一点”。在推进学科交叉研究时,不仅要有独特、独立的学术思想,更要善于分享和相互学习,在交流中打造互通的语言。此外,应包容科学探索过程中出现的一些失误。因为发现错误和改正错误也是科学发展的自然过程之一,在此基础上仍可以促进技术推进、完善,甚至创新。在组织形式方面,通过集成设施提供交叉研究服务的大平台也是一种思路。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交叉科学部常务副主任陈拥军指出,在中国现实科技情况下培养和抚育交叉人才是当务之急,因为这有助于挖掘学科间的共性问题,打破学科间的语言壁垒,促进学科间的深度融合。

陈拥军提醒科学家们,科研行为方式不要过于依赖传统的研究路径,因为“问题不能在产生问题的同一认知水平上得到解决”。此外,对多学科的工具和方法的简单应用对交叉研究的增益不明显。

研究生和博士后培养是交叉机构发展的关键

会上,韩启德针对交叉研究发展提出了七点建议。他认为抓学科交叉研究首先要有一批核心骨干成员。这是在研究合作当中自然凝聚起的少数骨干,优秀的人形成的交叉。

其次,只有高校(机构)领导重视,才能突破院系各自为政的体制机制的限制。第三,发展学科交叉要建立有效的学术评价机制,如北京大学人事制度改革就对推动交叉科学研究起到了巨大的支撑作业。第四,要虚实合理结合,在成果分配上更有胸怀,处理好高校内部的院系关系。第五,研究生和博士后培养是交叉机构发展的关键。合理分配研究生名额是动员院系合作实践的一个有效路径。此外也要通过轮转给予研究生选择的机会。第六,要长期坚持,动态稳定。无论对虚体还是实体都要进行定期评估。既不能急功近利,也不能放任自流,在机制上做到有进有出。

此外,韩启德认为,做学科交叉最重要的是培养良好的创新、交叉的研究生态。他认为交叉研究机构像生命一样,是具有持续动态、非均衡的生命系统,有内在复杂的自组织。在管理上要去行政化、扁平化,文化至上,贯彻近代教育家蔡元培所说的“循思想自由原则,取兼容并包主义”——建设自由探索、包容、容错、合作的文化。

澎湃新闻从北京大学了解到,本次大会是全国前沿交叉研究院院长联席会在首届联席会议成立近一年后,由联席会秘书处北京大学第一次举办的年会。经过此次大会讨论和表决确定,2022年度全国前沿交叉研究院院长联席会年会将由上海交通大学承办。

来源:澎湃新闻

分享到: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会道网,社科学术信息平台

关于我们发布会讯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