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道网
人文社科学术信息平台

学术界的前后浪:青年学者比老一辈更难了

科学家们和政策方有充分的原因认为,年轻科研人员的艰难处境越来越让人担忧。对长期职位的竞争激烈程度激增,而处于事业早期的研究者在争取资金的漫长历程中希望渺茫。这导致的结果是,许多人辛辛苦苦写资金申请,看得到的回报却越来越少。尽管人人都有压力,那些初出茅庐的年轻科研人员却更强烈地感受到环境的冲击。

这项来自 Nature 的学术环境和职业发展数据(2016)告诉我们,“前浪”并没有那么容易超越,“顶着压力前行”才是学术青年们的人生关键词。

博士多了,岗位没变

全球范围内,拥有本科以上理工科学位的人数都在增加。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记录,拥有博士学位的青年人比例已经从十多年前的 0.8% 上升到了 1.6%。然而,在大多数国家,学术界工作岗位的增加并没有跟上毕业生人数增长的步伐。以美国为例,高等院校每年新增的全职岗位只有约 3000 个,而 2014 年该国仅理工科博士毕业生人数就突破了 4 万人,平均年增幅为4.3%。

图片来源:Nature

经费不再增长,竞争却越来越激烈

在许多国家,来自政府的科研资助都已停止增长,甚至出现了减少。在一些重要的资助机构,例如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2012-2015 年基金申请的成功率均低于 20%;欧洲研究委员会的基金申请成功率甚至一度跌至 10% 附近。对于职业生涯早期的科学家来说,与更了解基金申请系统、拥有更多学术和行政资源、发表经历更丰富的学者竞争基金绝非易事。比如英国研究理事会(MRC)资助的项目中,20-39 岁青年科学家的申请成功率明显不敌 50 岁以上的资深学者。

图片来源:Nature

老龄化的学者队伍

现在的学术圈和上世纪 80 年代相比,已经截然不同:NIH 的统计数据显示,30 多年前能够在基金数量上和资深研究者平分秋色的青年人,如今被“前浪”压在了沙滩上:较为年长的科学家获得了绝大多数研究基金,并且从 2000 年以来,拥有博士学位的研究者首次获得重大基金资助的平均年龄一直维持在 42 岁左右。

基金申请的低成功率,意味着研究者把大量的时间花费在了申请上。根据 2016 年《自然》开展的一项调查,不论是哪个年龄段,学者只有 40% 的时间花在了做研究上,并且超过 60% 的受访者都感觉近 5 年来花费在行政工作的时间增加了。处于职业生涯中期的受访者这种感觉最明显,实际上用来做研究的时间也最少。

图片来源:Nature

有压力,但还算满意

虽然面临着诸多挑战,仍有超过 60% 的青年科学家表示对自己的学术事业感到满意或非常满意。不过,相对来看满意度最高的仍然是年龄较长的科学家。 与压力同行,仍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青年学者必须面对的人生课题。

数据来源:OECD、欧洲研究委员会、美国国立卫生院、英国研究理事会、德国科学基金会、MRC以及Nature。

分享到: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会道网,社科学术信息平台

关于我们发布会讯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