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道网
人文社科学术信息平台

美国媒体中的当代中国国家形象

摘要:改革开放以来,美国媒体话语中的当代中国国家形象的变迁可概括为:转型、发展、崛起。“中国威胁论”“中国崩溃论”贯穿始终。近年来“大国责任论”“大国领导论”“替代论”种种新论调亦纷纷出现。总的来看,美国媒体关于中国国家形象的话语多是负面的,具有较强的先入为主的价值判断和批评性。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无疑是中美主导经济制度及其意识形态的差异,而中国综合国力的增强,致使美国感到“威胁”和主导理念的不同也是不可忽视的原因。

一、美国媒体话语中当代中国国家形象的变迁

中国改革开放之后, 美国人敏锐地意识到中国告别了毛泽东时代。他们认为, 在毛泽东时代, “阶级斗争”是中国话语中的关键术语, 而改革开放之后, 农业、工业、国防和科学技术的现代化即“四个现代化”则成了新的关键术语 (1) 。杰姆斯·尼克姆认为, 中国要寻求成为一个现代化的国家, 必须首先承认落后, 尤其必须承认落后于美国和日本等发达国家。赶上美国需要学习美国的一些方式, 而这意味着中国要变得越来越像外面 (2) 。他的意思是, 美国的民主资本主义道路模式是现实现代化的模板。改革开放这种“中国的新开始”, 被美国人视为中国抛弃了“共产主义”, 在经济上倾向资本主义, 对此, 美国人表示认同与欢迎。但是他们认为, 在政治上, 中国依然是一个不民主的国家。将中国与印度这两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作比较之时, 印度是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 选择的是民主路线, 而中国奉行的则是“集权的共产主义” (3) 。卡耐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高级研究员马尔文·奥特说:“将来人们就会明白, 随着这个十年的到来, 中国终于来到了它作为当今世界一个大国的时代。”但是他同时强调, “中国仍然是一个一党专政体制下的共产主义国家” (4) 。美国人认为中国拒绝政治体制改革, “中国的领导层拒斥任何削弱共产党权力的东西” (5) 。与美国人批评中国集权、不民主直接相联系的是美国人对中国控制思想、没有言论自由的批评。安·史葛·泰森认为, 中国政府对孩子从小灌输马克思主义, 培养孩子的爱国主义思想, 是一种“从摇篮到坟墓的教化”。他说:“中国的父母和幼儿教师很少关心培养孩子的自立与自信。” (6) 朱利安·鲍姆认为, 中国政府打压和驱逐知识分子, “威胁着知识分子有助于中国现代化事业的能力” (7) 从总体上来看, 中国改革开放的头一个十年, 她在美国媒体话语中的形象可以被概括为“转型中的中国” (8) , 改革、开放、现代化和邓小平是其媒体关于中国报道的常见内容, 另外“集权”也是他们在报道中经常出现的词语。

20世纪90年代以来, 中国的改革开放获得巨大的成功。1993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承认中国继美国、日本之后成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中国的现代化越来越吸引美国媒体的目光, 他们密切关注着中国的邓小平及其继任者的改革动向。在中共十四大刚刚结束的第一天, 他们就对此次大会进行了通篇报道, 报道聚焦于邓小平的“市场经济”, 他们认为, 邓小平的继任者将继续“保持改革势头” (9) 。“发展中的中国”成为世界各国的共识。随着中国市场的开放程度加大, 中美贸易问题作为中美关系中的一个焦点越来越凸显, “中美之间最主要的关注点是变动的贸易关系” (10) 。美国人很早就承认了“中国和美国的首要利益息息相关。双方的经济联系是如此的紧密”, “中国是美国增长最快的出口市场”, 所以美国人希望中国为了在华的美国企业“继续实行经济自由化和开放市场” (1) 。但是, 美国人认为“中国的一些外部行为威胁到他们的利益”, 比如中国政府的“集权”, 中国的“强大的军事武力威胁”(2) 。20世纪90年代苏联解体后, 美国人担心日益强大起来的中国将取代苏联在冷战中的地位, 在这种背景下, 以“军事威胁”为主要内容的“中国威胁论”喧嚣而起, “中国的军事武装到令人担忧的水平” (3) 。这种论调在90年代中期因为台湾问题引发的危机而愈演愈烈:“在已经提到的武器销售能力之外, 中国在这一区域中拥有占全世界10个最大的武装力量中6个的份额。” (4) 90年代末, 美国人更是公开批评克林顿与中国总理朱镕基的会面, 认为克林顿的对华政策“需要变得强硬” (5) , 认为中国在诸如核不扩散问题、台湾问题 (军事) 、人权问题 (集权) 、对华贸易 (中美贸易) 几个方面正在威胁到美国 (6) 。另外在这个十年里, 中国的意识形态问题也越来越突出地成为美国人关注中国的焦点。美国人认为, 前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直接证明了共产主义的失败, 而中国的改革开放也始终伴随着共产主义信仰在中国的衰落。“在今天的中国, 马列主义可能过时了”, 希拉·泰芙甚至断言, 共产党的意识形态在中国已经“死亡”了 (7) 。安·史葛·泰森认为, 中国本土宗教在农村的复兴, 表明村民更重视“神”而不是“马克思”, 从而意味着中国共产党在争夺民心的“战斗”中失败了。他借用一家鞭炮厂的老板的话说:“这里的人不关心马克思主义, 他们不遵循任何党的路线, 他们只向神祈祷保佑。” (8) 他们认为, 改革开放带来了中国价值观念的混乱, 这种混乱表现为共产主义信仰的缺失。同时, 西方资本主义思潮在中国对年轻人的影响越来越大, 年轻人们热衷于美国文化, 比如《泰坦尼克号》电影在中国的风靡。“像‘卡拉OK’这样的美国词语则在中国话语体系中占据了流行的地位, 得到中国民众的广泛认同与接受。” (9) 美国人认为, 这意味着美国价值观念及其文化得到了中国民众的首肯。在他们看来, “在这一时期, 中国的意识形态是非常混乱的”, 他们甚至认为“毛泽东思想与邓小平理论是对立的” (10) 。以传统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衰落为主要内容的“中国崩溃论”成为这一时期美国媒体关于中国报道的主题之一。这一时期的美国媒体主要关注内容有:中国改革、中美贸易 (trade relations) 、中国军事威胁 (台湾问题) 、中国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衰落等。当然, 以人权问题为主要借口而对中国政府所谓集权的批评仍然在延续。这一主题还通过对中国改革、中美贸易 (trade relations) 、台湾问题、人权问题等议题得到进一步强化。

进入新世纪的第一个十年, 中国以在亚洲金融危机中逆势而起之姿亮相, 尤其成功入世之后, 经济影响力迅速扩大。2010年中国经济总量超过日本, 成为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彼得·福特在这一年撰写的文章中认为, 随着中国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经济体, 中国在国际金融机构中获得了更大的话语权, 而且他认为, 中国参与的G20要比G8在制定全球政策上更有影响力 (1) 。美国人则很早就注意到中国外交政策的新倡议———“和平崛起”, 宣称应当特别关注它, 认为“这一新的政策对亚洲和美国有着深远的影响, 因为它是在美国声望与力量在亚洲的相对衰落时期被提出的” (2) 。于是, “华盛顿已经变得越来越警惕当今世界的一个最强大地缘政治的发展趋势———一个经济超级大国的崛起” (3) 。“经济威胁”成为这一时期“中国威胁论”的最主要的内容。2007年末, 由Cheng Li和Frank Wu组织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大约百分之七十五的美国人认识是中国造成了美国的失业率上升。” (4) 美国政府则始终坚持, 美中贸易之间存在的巨大逆差, 是由中国的崛起所造成的 (5) ;而以台湾问题为核心的“中国军事威胁论”依然被不断抛出:“长期以来中国的政治野心———比如重新控制台湾———日益增长的军事能力很快就会与之匹配, 使得这些野心可能实现。中国不仅将成为世界的主角, 它也将成为一个主要的威胁。” (6) 之后, 这一内容又被添加了南海问题:“一个担忧是, 中国的军事实力的增长, 北京可能会在南海采取更积极的地缘政治战略。” (7) 2007年之后, 围绕着中国的温室气体排放量, “中国环境威胁” (8) 亦频频出现在美国媒体报道中, “中国的污染噩梦现在是大家的污染噩梦” (9)。2010年以来, “中国威胁论”的内容更是扩大到“网络安全”领域 (10) 。但就在这一时期, 美国人也开始逐渐清楚地认识到, “美国应该面对现实:中国在美国的未来发展中占据很重要的位置” (11) 。“尽管有贸易战和军事冲突, 投票结果显示, 和五到十年之前相比, 更多的美国人对中国抱有好感。遗憾的是, 这种好感除了在中国开办工厂外, 尚未转化为其他大规模的行动” (12) 。文化上, 这一时期中国政府开始积极努力提升文化软实力。其中一项最为引人瞩目的举措便是在海外开办孔子学院, 教授外国人学习中国优秀文化。总体看来, 这个十年的中国吸引了更多来自世界各地的关注, 所以它的形象是复杂的, 我们可以将她概括为“崛起中的中国” (13) 。这一时期的媒体报道中主要关注的内容是WTO、中国崛起、中美贸易、孔子学院、中国的温室气体排放。

21世纪第一个十年的末期, 美国媒体话语中开始将中国称之为“全球合作伙伴”, 并要求“中国在诸如气候变化、全球经济衰退、与核不扩散等问题上履行大国责任” (14) 。对比前一时期, 美国曾经宣称, 以“推动中国成为一个负责任的利益相关者” (15) 作为其长期政策, 中国的国际地位显著提升了。2012年北京提出了以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合作伙伴关系作为崛起国和既成大国之间处理冲突和矛盾的新方式的“新型大国关系”概念, 引起美国媒体的极大关注, 频频予以报道。其后, “中国梦”理念的提出, APEC会议的成功举办, 美国媒体不仅发出惊呼:“谁将在二十一世纪塑造全球价值观?” (1) 2015年, 美国媒体更是提出了中国领导论:“中国崛起成为全球的领导者, 而不是一个只想成为亚洲最重要的力量的国家。” (2) 2017年1月, 特朗普正式就任美国新一届总统。众所周知, 他在竞选期间曾在若干问题上表现出对中国的强硬态度。例如, 他在2016年12月曾接受来自中国台湾地区领导人的贺电, 并辩称他不确定美国是否应该继续被“一个中国”所束缚。他的做法被媒体批评为, “将一个中国的问题放在谈判桌上作为讨价还价的筹码是一个糟糕的决定”, 并指出在台湾问题上, “规避应当是美国的正确做法” (3) 

综上所述, 改革开放以来, 美国媒体话语中的当代中国国家形象的变迁可以概括为:转型、发展、崛起。进一步分析, 美国人所使用的“转型”或者“发展”, 主要指的是中国经济的“转型”、经济的“发展”, 即中国自由市场的兴起, 这种转型和发展按照他们的理解就是中国经济的资本主义化。所以20世纪80年代他们就将中国称为“新资本主义中国” (4) , 对于这种转型及发展他们表示认同和欢迎的———当然前提是“用西方的道德标准, 以及市场标准” (5) 。他们所承认的中国的转型及发展从来不包括中国的政治与意识形态方面。他们一方面对中国的各种经济改革表示欢迎, 另一方面则对中国缺乏民主的批评越来越多, 与之直接相联系的是他们长期对中国缺乏言论自由的批评, 他们不认为中国的政治制度也是转型或者发展的, “虽然所有的经济改革正在进行, 但中国社会仍然是一个共产党统治的专制国家” (6) 。“崛起”在中文中虽然含有褒义, 但在英文中, 作为美国媒体频频用来修饰和形容中国的词, 它表达的却是美国对中国的警惕态度, 我们借媒体报道中的这样一段话可以对他们所使用的“崛起”做诠释:“然而, 去年五角大楼的一份报告指出, 针对武器系统的浩繁支出仅用于防范美国军方。但中国宣布的预算却远远低于几乎所有的独立估算值。中国的形象策略师早前创造了‘和平崛起’一词来形容中国在亚洲的飞速发展, 然而却正如一位美国官员所说, ‘直到一个关于中国正在发展某些实力的更好的解释出现, 我们才会使用“和平崛起”一词。’” (7) 美国有评论家指出, 中国是一个正在崛起的力量, 这个力量是危险的。这是在美国媒体中普遍流行的一个观点 (8) 。所以, 美国人所标签的中国崛起, 实际上讲的就是“中国威胁”;另一方面, 美国人使用的“崛起”, 并非是承认中国在国际上的全方位提升, 而多用于形容随着中国的经济与军事实力的壮大而带来的威胁;对于中国的政治、文化等方面, 美国人则坚持认为, 中国崛起了, 但却得不到世界的尊重 (9) 。近年来“大国责任论”又作为一种新论断出现, 这种论调的核心认为中国的影响力上升但并未履行应尽责任。总之, 当代中国的国家形象在美国媒体报道中是复杂的。2012年以来, 随着中美两个大国各领域、全方位合作的展开, 两国领导人的友好互动频频, 中国对提升本国国际话语权问题的重视与努力, 中国经济实力的不断增强, 中国的国际影响力不断的提升, 美国媒体报道中关于中国的正面话语也多了起来。

二、美国媒体话语中当代中国国家形象以负面为主的原因及其危害

美国媒体的涉华报道出现大量的批评性话语必然给中国造成危害。究其原因, 虽然也与其新闻的制作理念及其建构过程中由于缺乏中国语言和文化的知识等方面的因素而发生难以避免的偏差有关, 但我们认为主要原因应该是如下两点:

其一, 主导经济制度及其意识形态的本质区别。中国是公有制经济占主导地位的社会主义国家, 其主导意识形态是马克思主义;而美国是私有制经济占主导地位的资本主义国家, 其主导意识形态是资本主义。在美国媒体话语中, 中国始终是一个“他者”, 即不是资本主义国家的社会主义国家。“中国是一个共产主义国家, 而共产主义政权都是邪恶的”, “这是在美国媒体中普遍流行的一个观点” (3) 。正因为中国在美国人眼里始终是一个共产党国家的“他者”, 所以不管中国经济上取得怎样的长足发展, 社会取得怎样的进步, 美国人始终对中国抱有警惕之心, 认为中国是一个“不民主的共产党集权专制”的国家, 双方在看待许多问题的根本出发点上亦很难达成一致, 在这种情况下, 美国媒体报道中的中国的国家形象以负面为主就不足为奇了。

其二, 美国认为中国综合国力的增强削弱了其霸主地位。改革开放初期, 美国人惧怕中国的军事实力会对他们构成威胁;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逐步增强, 美国人又担心起中国繁荣的制造业会对他们的贸易造成冲击;今天, 当中国以不可阻挡之势崛起之时, 美国人更是假想中国是一个会同自己激烈争夺资源的经济扩张体 (4) 。美国始终认为其主宰世界的霸权地位受到了中国的威胁, 于是频繁地抛出各种“中国威胁论”, 认为中国是对世界其他国家尤其是美国等发达国家的一大威胁。美国人构想中国将要统治世界的种种情景, 预测中国将取代美国成为新的世界超级大国。在《给习近平的一封信》一文中, 奥巴马就公开指责:“中国正在燃尽全球的善意。西班牙, 德国, 美国还有其他地方的人们不会忘记你的政策和公司是怎样把西方风能和太阳能公司整到破产。……保证中国这颗新星冉冉上升的同时不损害西方国家不断下降的生活水准。” (5) 尽管中国一贯强调自己是“和平崛起”, 表明走和平发展道路的立场, 美国还是始终视中国的崛起是一种威胁。这种世界利益格局的激烈争夺与重新划分, 决定着美国媒体势必要“抹黑”中国。

美国媒体话语中当代中国国家形象的负面话语居多的危害无疑是多方面的, 其主要危害表现在如下两个方面:

第一, 阻碍中国的“和平崛起”。虽然事物的性质主要是由内因决定的, 但是也不能忽视外因的作用, 一个事物的发展有赖于内外因的有机结合。中国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 在世界上崛起, 这不仅是中国自身励精图治、奋力图强的问题, 也是一个关涉与他国尤其是美国等发达国家如何和平共处的问题。中国的“和平崛起”不只取决于中国自身的强大, 还需要妥善处理周边国际关系尤其是与美国等发达国家的关系。然而, 美国媒体报道中关于中国的话语大多以负面为主, 而世界各国媒体所引用的新闻稿主要来自美英的几大通讯社, 如此一来, 中国留给世界各国人民的形象也就主要是负面的, 而这无疑不利于中国的“和平崛起”。

第二, 影响中国在国际上构建自己的话语体系。众所周知, 马克思主义是马克思和恩格斯所创立的无产阶级思想学说。马克思正是作为工人阶级的代表, 在实现哲学社会科学领域伟大革命的同时, 获得了思想上的话语权, 从而奠立了学术话语权的基础。而获得话语权的路径一般两种:一是凭借经济上政治上的统治权获得话语支配权;二是凭借思想上的先进性获得话语权 (1) 。这启示我们, 不能使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性和先进性受到质疑甚或污蔑, 否则就会使马克思主义丧失在意识形态上的“领导权”, 从而丧失话语权。如果任凭马克思主义被美国媒体“唱衰”了, 世界各国人民也跟着认为马克思主义过时了、不是科学的思想学说, 那么, 中国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也就不可能得到他国人民认可和接受, 从而也谈不上影响外国人进而在国际社会建立起自己的话语体系。

摘自:高楠楠,吴学琴.美国媒体话语中的当代中国国家形象变迁审视——以《基督教科学箴言报》为例[J].安徽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7,41(05):120-129.

分享到: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会道网,社科学术信息平台

关于我们发布会讯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