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道网
人文社科学术信息平台

中国职场领域英语能力现状与需求的调查分析

来源:中国知网

作者:魏兴 吴莎 张文霞

1. 引言

随着我国对外开放的不断深入, 英语作为世界通用语已成为职场领域的必备技能, 用于学习国外先进思想、经验和技术, 开展经贸合作, 开拓世界市场 (王守仁2016) 。为顺应社会需求, 越来越多的高等院校开始注重培养外语类实用型人才, 即能够在实际工作中有效运用外语, 尤其是运用英语完成工作任务的人。然而, 当前我国高校的英语教学尚不能充分满足职场英语能力需求。如何促使高校教授的英语知识和技能适应职场需要, 可以说是我国外语教育界一直在思考和探索的议题, 也是外语教育改革的重要方向之一。

职场英语能力现状和需求的调查分析能为认识中国外语教育实际、设定外语人才培养目标、改进外语教学模式和内容提供重要依据。只有较为全面、准确地掌握中国职场领域的英语能力现状与需求, 才能科学地、有针对性地制定相应的英语教学目标和措施。为此, 在教育部考试中心的组织指导下, 我们对我国职场领域英语能力现状与需求展开了调查, 以期为我国大学英语教学提供一定参考。

2. 调查设计的理论依据

本调查主要依据需求分析理论设计。需求分析又称需求评估, 是指为了解产业和教育领域客户群体的需求而收集信息的过程 (Brown 2009:269) 。教育领域需求分析的目的在于确立和验证教学目标, 使其更为合理 (Brown 1995) 。具体到外语教学中的需求分析, 可分为社会需求分析和个人需求分析两大类 (束定芳2004) 。本调查主要关注社会需求分析, 即社会和用人单位对相关人员外语能力的需求分析, 调查内容主要包括对不同人员外语水平的需求和不同岗位外语技能使用的需求两方面 (束定芳2004) 。人才培养的归宿是满足社会发展需求 (丁仁仑, 戴炜栋2013) 。只有通过对外语能力的社会需求分析研究, 才能使高校的人才“供应”更有针对性, 更有“营养”。

在外语教学领域, 需求分析最初主要应用于具体行业的外语能力需求调查, 涉及的行业多种多样, 包括纺织 (So-mui&Mead 2000) 、工程 (Spence&Liu 2013) 、电力 (余樟亚2012) 、酒店 (Jasso-Aguilar 1999) 、餐饮 (Bell 1981) 、医疗 (Svendsen&Krebs 1984) 、金融 (Chew 2005) 等。这些行业的外语能力需求调查对职场英语能力培养的设计与调整具有引导作用。

当前, 需求分析的理论应用已由专门用途英语教学领域拓展至通用英语教学领域 (陈冰冰2009) , 为我国高校通用英语教学大纲的调整、教学方式的改进以及教育政策的制订完善提供了有价值的数据参考。本调查依据需求分析理论, 立足于通用英语教学领域, 考察和分析职场英语能力的现状和需求。与以往调查研究相比, 本调查的特点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突出用人单位不同岗位和业务范围的英语能力需求;二是增加对用人单位英语培训状况和培训需求的考察。

3. 调查概况

3.1 调查对象

本调查的对象是我国21个省市不同用人单位人力资源部门的287名招聘者。这一群体对于各自单位需要什么样的外语人才有着客观、具体的了解 (戴曼纯2016) 。招聘者的单位类型分布如下:机关/事业单位56人 (19.51%) 、国有企业64人 (22.30%) 、集体企业35人 (12.20%) 、外资企业31人 (10.80%) 、民营企业101人 (35.19%) 。来自开展国际业务单位的招聘者有144人 (50.17%) , 来自未开展国际业务单位的招聘者有143人 (49.83%) 。

3.2 调查工具

我们依据需求分析理论, 针对我国职场领域实际情况, 经过多次设计、论证、修改、完善, 研制了较为科学合理的调查工具, 主要包括职场英语能力调查问卷和深入访谈提要。调查问卷分为三部分:背景信息、单位员工的英语能力现状、单位对英语能力的需求和培训。背景信息包括招聘者的个人概况 (性别、学历、工作年限) 、所在单位的类型和业务范围。问卷题目涵盖语言需求的两个维度:一是定量维度, 即语言的使用频率;二是定性维度, 即所需语言能力的类别 (Vandermeeren 2011) 。深入访谈在问卷调查的基础上实施, 主要通过在线访谈的形式了解问卷难以反映的问题。

需要说明的是, 本调查主要考察通用英语能力, 而不是具体行业的专门用途英语能力。因此, 调查内容不涉及英语技术报告阅读、英语商务谈判等英语微技能, 以体现社会英语能力需求的整体性和系统性。

3.3 调查过程

我们首先对调查问卷进行试测。试测对象为3名国企员工、2名民企员工和1名中学教师。他们完成调查问卷后, 都反馈问卷内容合理、指向明确、题量适中, 也提出了一些改进意见。正式调查从2016年10月中旬开始, 问卷采用在线填答形式, 共发放298份, 回收有效问卷287份, 有效回收率为96.31%。之后, 我们从不同类型单位的调查参与者中随机选择6人进行深入访谈。调查于2016年12月底结束, 历时两个多月。

4. 调查结果与分析

4.1 职场领域的英语能力现状

调查结果显示, 52.23%的招聘者对近期招聘员工的整体英语水平评价较低或很低, 47.77%的招聘者对近期招聘员工的整体英语水平评价较高或很高。

从单位类型来看, 外资企业和民营企业招聘者中认为员工英语水平低 (包括较低和很低) 的超过半数, 分别为77.42%和58.41%;集体企业和国有企业招聘者中这一比例相对较低, 分别为37.15%和35.94%;机关/事业单位招聘者中低评价和高评价 (包括很高和较高) 的比例相当, 分别为48.22%和51.79% (见表1) 。

表1 不同类型单位对近期招聘员工整体英语水平的评价     下载原表

表1 不同类型单位对近期招聘员工整体英语水平的评价

招聘者对单位近期招聘员工英语水平的评价因单位业务范围不同而存在差异。表2显示, 在业务范围拓展至国际的单位中, 招聘者认为近期招聘员工整体英语水平很低或较低的比例过半 (56.25%) , 而业务范围未拓展至国际的单位中半数以上招聘者对近期招聘员工的整体英语水平评价很高或较高 (51.74%) 。这说明在业务范围拓展至国际的单位中, 员工在对外业务中的英语能力表现还不能完全满足日常工作的需要。

表2 不同业务范围单位对近期招聘员工整体英语水平的评价     下载原表

表2 不同业务范围单位对近期招聘员工整体英语水平的评价

由表3可知, 机关/事业单位招聘者中认为现有员工英语能力满足工作需要 (包括非常满足和基本满足) 的比例最高 (73.22%) , 其后为国有企业 (68.75%) 和集体企业 (62.85%) 。外资企业 (51.62%) 和民营企业 (52.47%) 认为员工英语能力满足工作需要的比例相对较低, 且认为“非常满足”的比例分别仅占9.68%和9.90%, 表明这两类单位对员工英语能力提升的期望更高。外资企业和民营企业涉外业务繁多, 企业内部的交流需要大量使用英语, 所以对员工的英语能力要求较高。而民营企业随着国际化进程的加快, 还需要更多复合型英语人才 (杨德洪, 夏宏钟2012) 。

表3 不同类型单位员工英语能力满足工作需要的程度     下载原表

表3 不同类型单位员工英语能力满足工作需要的程度

就单位业务范围而言, 无论是业务范围拓展至国际还是未拓展至国际的单位, 认为员工英语能力满足工作需要的比例都较高 (见表4) 。相比之下, 业务范围未拓展至国际的单位中这一比例 (90.20%) 高于业务范围拓展至国际的单位 (75.69%) 。这种差异的原因很可能是企业对外业务的深度和广度不同。

表4 不同业务范围单位员工英语能力满足工作需要的程度     下载原表

表4 不同业务范围单位员工英语能力满足工作需要的程度

4.2 职场领域的英语能力需求

职场英语能力需求从单位整体英语使用频率、单位招聘注重的英语技能、不同岗位的英语能力要求三个方面得以反映。

关于单位整体英语使用频率, 有72.20%的招聘者表示所在单位经常使用英语。由表5可知, 各类单位整体使用英语的频率总体较高, 尤其是外资企业、集体企业等跨国业务偏多的单位。具体而言, 外资企业中整体高频使用英语 (包括很高或较高) 的比例最高 (87.09%) , 其次为集体企业 (82.86%) , 之后依次为国有企业 (73.44%) 、民营企业 (64.35%) 和机关/事业单位 (48.22%) 。

表5 不同类型单位的整体英语使用频率     下载原表

表5 不同类型单位的整体英语使用频率

表5 不同类型单位的整体英语使用频率     下载原表

表5 不同类型单位的整体英语使用频率

关于单位招聘注重的英语知识或技能, 认为语言表达流利最重要的招聘者人数最多 (67.24%) , 重要性居于其次的是语言表意准确 (53.41%) , 之后是恰当使用交际技巧 (51.42%) 和语音语调纯正地道 (47.35%) , 注重语法正确的比例最低 (28.92%) 。这表明, 用人单位主要关注员工的英语交流能力, 即能否顺畅地与对方交流信息, 实现英语交流的目的, 但不会过于看重语法。

具体到各项英语分技能, 根据招聘者的反馈按重要性由高到低排序为:口语、听力、阅读、翻译和写作。这与胡学文等 (2011) 的研究结果相一致, 说明用人单位普遍希望受聘者具备英语听说技能。听与说属于英语使用者的“面子工程” (胡学文等2011:14) , 直接关系到面对面英语交流的质量, 这两项技能也最易于考查。

就单位类型而言, 较多民营企业 (52.48%) 和国有企业 (46.88%) 在招聘时最注重口语 (见表6) 。在外资企业中, 注重听力和口语的比例相当 (分别为38.71%和35.48%) , 且都高于注重其他英语技能的比例。集体企业和机关/事业单位注重阅读技能的比例最高 (分别为42.86%和41.07%) 。

表6 不同类型单位招聘最注重的英语技能     下载原表

表6 不同类型单位招聘最注重的英语技能

表7显示了不同业务范围单位的招聘者最注重的英语技能。从中可知, 开展国际业务单位的招聘者中最注重口语、听力和翻译技能的比例高于未开展国际业务单位的招聘者, 而前者注重阅读技能的比例低于后者。由此可见, 在英语“扮演重要角色”的单位, 口语、听力和翻译技能更受重视, 而在英语作用相对次要的单位, 阅读技能更受重视。

表7 不同业务范围单位招聘最注重的英语技能     下载原表

表7 不同业务范围单位招聘最注重的英语技能

不同类型单位中有英语能力要求的岗位如表8所示。机关/事业单位中, 管理岗和外语教育培训岗对英语能力有要求的比例较高;国有企业中, 管理岗和销售岗对英语能力有要求的比例较高;集体企业中, 销售岗对英语能力有要求的比例最高, 其次是管理岗和研发岗;外资企业中, 管理岗对英语能力有要求的比例最高, 其次为销售岗;民营企业中, 管理岗、销售岗和研发岗对英语能力有要求的比例相对较高, 且都比较接近。

表8 不同类型单位中有英语能力要求的岗位     下载原表

表8 不同类型单位中有英语能力要求的岗位

大体而言, 各单位对英语能力要求较高的岗位一般为管理岗和销售岗。各类单位的管理岗都有英语能力要求, 这与戴曼纯 (2016) 的外语使用调查结果一致, 即管理者经常或有时使用外语。决策性岗位的工作人员尤其需要良好的英语驾驭能力, 以便在处理涉外业务时能顺畅地与外国负责人交流, 他们的英语能力与工作成效具有一定的相关性 (Singh&Choo 2012) 。有些企业和公司甚至将英语作为高层管理会议或协商决策的工作语言。机关或事业单位的领导者也需具备一定的跨文化知识和策略, 以提升在对外交流中与国际接轨的能力 (周华芳2014) 。

销售岗倾向于有英语能力要求的单位包括集体企业、外资企业、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 这由销售的业务特点决定。在访谈中, 一名集体企业的招聘者表示, 单位的销售人员经常需要使用英语进行产品的国际推广或销售方案的对外交流。另一名民营企业的招聘者表示:“销售主要靠嘴上功夫。销售员工的英语沟通能力强, 有助于向国外客户推销产品, 拓展公司销售渠道。”

不同业务范围单位中有英语能力要求的岗位如表9所示。在业务范围拓展至国际的单位中, 有英语能力要求的管理岗和销售岗比例都相对较高。在业务范围未拓展至国际的单位中, 有英语能力要求的管理岗比例较高, 其次是销售岗。

表9 不同业务范围单位中有英语能力要求的岗位     下载原表

表9 不同业务范围单位中有英语能力要求的岗位

面向国际的销售工作需要员工与外方频繁地接触和交流, 对英语能力有较高要求。无论单位业务范围是否拓展至国际市场, 有英语能力要求的岗位中管理岗的比例都是最高。这说明在全球化背景下, 不管企业是否走出国门, 都要参与国际竞争。跨文化交际能力对企业管理者的视野拓展、管理思路创新和涉外事务处理都具有积极作用 (余爱菊2014) 。

4.3 员工英语能力的培训状况

图1展示了单位鼓励员工采用的英语能力提升方式。61.70%的单位鼓励员工在工作中边做边学, 47.00%的单位希望员工利用网络资源自学。其他受到单位认可的英语能力提升方式包括海外工作体验与相关英语培训相结合 (23.30%) 、单位组织的英语培训 (22.60%) 等。由此可知, 单位普遍期望员工能在工作实践中或以自主学习的方式提高英语能力。

图1 单位鼓励采用的英语能力提升方式

图1 单位鼓励采用的英语能力提升方式   下载原图

73.40%的招聘者表示, 单位会为员工组织英语培训, 说明多数单位在提升员工英语能力方面有所行动。随着对外开放程度的加深, 各单位都有寻求国际合作、参与国际竞争的意愿, 因而他们期望通过培训的方式提升员工的英语技能。就单位类型而言, 机关/事业单位、集体企业和国有企业为员工提供英语培训的比例较高, 分别为82.86%、76.79%和71.87%;而外资企业和民营企业为员工提供英语培训的比例相对较低, 分别为51.61%和48.39%。这可能是因为相比于前三类单位, 后两类单位的培训时间更受制于繁忙的业务。正如一名外企招聘者在访谈中所说:“单位每个人的工作从早忙到晚, 很难集中时间进行培训。”

单位英语培训侧重的技能如图2所示。不难看出, 英语听说技能在单位英语培训中更受重视, 其次是英语读写技能, 而重视其他技能的单位相对较少。这表明, 单位对于提升员工英语听说技能的期望更高。

图2 单位英语培训重视的英语技能

图2 单位英语培训重视的英语技能   下载原图

从单位类型来看, 机关/事业单位和集体企业重视读写技能的比例较高, 分别为44.19%和34.48%;外资企业、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重视听说技能的比例较高, 分别为43.75%、43.48%和41.67%;集体企业重视听说技能的比例也较高, 为31.03%;此外, 31.25%的外资企业和29.17%的民营企业重视相关的专业英语知识。

不同类型单位在培训中重视不同的英语技能, 可能是因为单位的业务性质存在差别。机关/事业单位和集体企业的业务更多需用英语书面语进行对外交流或完成工作任务, 而外资企业和民营企业更期望员工能用英语直接与外方进行商务沟通和会谈。

5. 对大学英语教学的建议

对我国职场英语能力现状与需求的调查分析结果显示, 整体而言不同类型单位员工的英语水平能够基本满足工作需要, 但与单位对英语能力的实际需求还有一定差距。各个单位随着业务拓展, 英语能力需求也在不断增加, 且因单位类型、业务范围不同而呈现差异性或个性化特征。据此, 我们对我国大学英语教学提出几点建议:

(1) 加强针对职场领域不同业务的英语听说技能训练。本调查结果表明, 听、说、读、写、译几项技能在各类单位中都有用武之地, 但英语听说技能对于单位的对外沟通、业务拓展和产品销售都有更为突出的作用。传统的大学英语教学偏重英语阅读技能, 忽视听说技能, 即便有听说技能的训练, 也更多涉及日常英语听说, 针对职场领域的听说训练远远不够。《大学英语课程要求》在英语综合应用能力培养方面特别强调注重英语听说技能训练, 这一培养目标符合社会需求, 应在大学英语教学中得到贯彻落实, 当然也不能降低对阅读等技能的要求。今后大学英语教学应紧密结合职场领域不断拓展的需要, 着眼于英语在职场中的实际应用, 有的放矢地加强职场英语的听说训练。

(2) 注重学生英语交际能力提升。实现交际目的是职场英语使用的核心目标, 而语法的正确性不是有效交际的先决条件 (李文中2014) 。本调查也显示, 与语法的正确性相比, 语言表达流利性更受招聘者的重视。这启示我们, 在英语教学和测试中, 应紧紧围绕英语交际能力提升这一根本目标来组织教学和选取测试材料。英语课堂可适时组织模拟英语交际活动, 依据真实的语言使用场景设置契合实际的交流目标, 并以目标的实现情况作为评判课堂表现的标准。英语测试也可设计与语言使用场景密切结合的试题, 使学生将英语学习的重心转向实现有效的英语交际。

(3) 培养学生的职业责任感、英语自学意识和能力。调查结果表明, 尽管多数单位对在岗员工的英语运用能力表示认可, 但都持有更高的期望。英语能力的社会需求与社会发展相关联, 因而始终处于动态变化之中。作为一种语言工具, 英语只有通过使用者在实际运用中不断操练和打磨, 才能保持“利器”的效用。高校一方面应不断强化职业责任感教育, 引导学生努力适应工作需要, 为社会做贡献。另一方面, 高校应多创造机会和条件, 让学生在课下根据自身情况进行必要的英语自主学习。同时, 高校要适应学生差异化的英语能力需求, 鼓励他们根据自己的职业选择有针对性地强化某方面英语能力的自我训练, 使其在就业后仍能通过自学等灵活多样的形式寻求英语使用能力的提升。

(4) 建立高校与用人单位相融通的英语教育和培训机制。高校教务部门可设置专门机构或人员, 负责与用人单位定期沟通, 调查了解不同业务岗位的英语人才需求, 据此调整和研制英语教学大纲或培训计划, 有针对性地开展教学, 并根据需要不定期组织用人单位的英语培训。用人单位也应配备相应人员, 负责与相关高校的沟通协调, 使高校和相关用人单位在英语教学与在职培训方面相互融通, 共同促进职场英语运用水平提升。

分享到: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会道网,社科学术信息平台

关于我们发布会讯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